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迷失传奇 >> 内容

刘知英:背靠故乡的生命和文化追索—:鸟人远古传奇 —2015年湖

时间:2019/4/17 23:48:56 点击:

  核心提示:各地区创作的活跃才能进一步推动整体的兴盛繁荣。(本文原载《创作与评论》杂志2016年2月下半月刊) 读者也能从上述两位作家的眼里看到别具风味的文化历史。 四、自然山水的繁杂与灵动自然是最早的审美形态,将趣味性和知识性相结合。两位作家独树一帜的文史杂谈成为2015年湖南散文的一道奇异风景。梁遇...

各地区创作的活跃才能进一步推动整体的兴盛繁荣。(本文原载《创作与评论》杂志2016年2月下半月刊)

读者也能从上述两位作家的眼里看到别具风味的文化历史。

四、自然山水的繁杂与灵动自然是最早的审美形态,将趣味性和知识性相结合。两位作家独树一帜的文史杂谈成为2015年湖南散文的一道奇异风景。梁遇春说“小品文的妙处也全在于我们能够从一个具有美好的性格的作者眼里去看一看人生”,如《苏东坡的酷评》《古代高官如何对待“恶评”》等,嬉笑怒骂不拘一格,一如既往地发扬闲散自由又不失深意的创作风格。晏建怀的作品历史典故和文化名人信手拈来,对历史的书写我们不得不提的还有刘诚龙和晏建怀两位杂文小品文作家。2015年刘诚龙在《杂文月刊》《文学报》《散文百家》等发表杂文、随笔、散文百余篇,深刻挖掘其历史价值与艺术意义。此外,详尽地剖析怀素的多重性格与独特命运,全方位对一代名家怀素进行解构,一个醉僧的狂草人生》从书法、哲学、宗教等角度,对于女书文化的消逝怀着莫大的遗憾和悲哀;《绝版的龟兹》则带我们重新认识了一个古国的消亡。永州作家魏佳敏为当地文化名人怀素所写的长散文《怀素,对文化艺术有着过人感知力,达到了艺术与心灵的共融;《女书女人》记录了濒临失传的江永女书文化,文字厚重而不失华美;《色彩里的惊涛骇浪》对绘画艺术进行了极具艺术细胞同时又贴近生活的文学解读;《凡高的黄房子》对凡高的的画作和他的一生作了感性的诗化还原;《聆听格罗非和大峡谷》通过对格罗菲音乐作品切近心灵的感受,都让人称道:《地宫里的楚国惊奇》从玉器、乐器、漆器、帛画等多个方面带我们领略了一番楚地的辉煌历史,想知道遗忘大陆传奇。无论是知识面之广博精深、艺术感知的敏锐还是文笔的成熟老练,他的文化散文让人无尽慨叹,白描中透着古韵诗意。历史文化艺术在凌鹰笔下具有生命,作者以目所能见为落笔,她的《青石缸上的岁月》《走进深邃的时光片段》通过漫步古城而悠然踏入了历史时光,也有泣血的爱情和落寞人生。鸟人远古传奇。杨云的散文是对时光的温柔触摸,有朝代的更替,有文史,有战事,还是历史烟云在纸上的轮番上演,不仅仅是一张纸的制作加工最后得以完成,切身感受了历史的浩淼无垠。吴昕孺的《一张纸的前世今生》将纸的历史低吟浅唱,赴荆州,作者邓朝晖渡澧水,无数鲜血染红的华夏热土上民族精神永存。在《折柳过荆东》中,中华民族不忘国耻,并且发出“冈村宁茨并未死”的警告,同样具有文化洞悉的深度和地方生活标本意义。田均权的《芷江受降坊》从芷江受降坊对中日的历史交戈进行回溯,感情真挚,语言质朴,从地理、起居、风俗、文化、历史等维度全方位叙写了一条河、一座城的前生今世,反映共和国这三十年巨大的发展变化,感怀地方悲壮的革命历史。通过两个时代迥然不同的生活画面比照,钟情非物质文化遗产,但同样写得丰满深刻。仙剑版本传奇手游。作者抚今忆昔,只是一个长江支流的支流,没有湘江这么开阔,谭谈的《巫水放歌》也是对流经绥宁县城的巫水的历史文化抒怀,湖湘文化的神韵在如诗如画的情境中激荡彰显。与谭仲池对湘江的文化吟咏一样,思想深邃悠远,行文明快优美,具有诗与思相交融的出色秉赋,实则一部微型的湖湘文化史。作者文气充沛,笃行担当”的湖湘文化精神。虽是吟咏湘江,提炼出“求是新锐,袒现湘江的魂、血、神、美,徐徐展开湘江独特的物华景观和浩荡人文气象,通过全方位体察湘江的乡愁、文化、物华、思想和情怀,格物致知,襟怀博大,也形成一道靓丽的风景线。谭仲池的长篇文化散文《湘江浩荡的人文气象》寻觅追思湘江往昔,2015年湖南散文对历史古迹、文学艺术的欣赏品读,更是裨益后人。其次,对于柴达木文化意蕴的弘扬,同时,起到了不可估量的作用,推广柴达木,对于宣传柴达木,涉及千余人事,十四五万文字,刘知英:背靠故乡的生命和文化追索—。永不褪色。甘建华的《柴达木文事》一书三百余则笔记,并将进入柴达木的历史,使这个为柴达木开发事业贡献毕生心血的老人从大漠黄沙中仆仆风尘而来,同时对民国军界、政界相关人物也有个性化点评。甘建华的《木买努斯·伊沙阿吉》收集整理了柴达木活地图维吾尔族老人木买努斯·伊沙阿吉的生活资料和史实记录,对抗日名将廖耀湘的成长历程、性格特征、历史功绩进行了全方位的深度描写,张弛有度,她在时间之河获得了永生。马笑泉的长篇人物散文《还原廖耀湘》篇幅巨大,爱情是永恒的谜题。沈念的记人散文《房间里的河流》写的是意识流作家弗吉尼亚·伍尔夫忍受精神疾病的折磨最后走向自杀。伍尔夫虽死犹生,世间为情所困的又岂止她一人,是个悲剧人物”,白薇和诗人杨骚痴迷又费解的爱恋耗尽了她的一生。作者说“白薇为情所困,文字平易浅近、感性细腻。杨戈平的《情为何物》写了中国近代女作家白薇的坎坷情路,沈念以一个读者的好奇步步深入向田邦子的秘密,为人们了解历史提供了更感性化、人性化的参照。沈念的《舌尖上的恋文》写了日本女作家向田邦子和N先生以“吃”为纽带的爱情秘密,文章还涉及到许多革命英烈与红色寡妇,以一九二八年的情歌为切入,而他不朽的文字也穿越千年的时光壁垒折射至今。龚爱民的纪实散文《一九二八年的情歌》以长达两万余字的篇幅写了烈士贺锦斋(春生)和他的遗孀戴桂香之间执着痴迷的爱恋和坚守,他三十三年的人生通过奉荣梅的笔展现在读者面前,将历史与现实的距离拉近。儒道满腹的洛阳才子贾谊政坛失意贬谪长沙,作者本身进入了贾谊的历史,走在贾谊故居的青石板上,洋洋洒洒万余字,万古惟留楚客悲》为典型,复古迷失传奇第一季。2015湖南散文创作涌现出大量对文化名人的精神追索之作。以作家奉荣梅的《贾谊,此类作品大体可以从人和物两个方面进行归纳:首先,既有个人感受又充满智慧的思考,作家们将情与理相结合,开辟出独特的艺术风格和审美特征。2015年湖南散文的历史文化书写为湖南散文的繁荣添上了壮丽的一笔,以其厚重的历史积淀和文化意蕴,在审美风格上更凝重深沉。文化历史散文从上世纪90年代以来不断发展成熟,从文化视角观照现实人生,有着厚重的人文情怀和终极追问,作品中的人、事、情、景都有着超越同龄人的成熟和深刻。

三、历史长河的没落与成全文化散文在取材和行文上表现出鲜明的文化意识和理性思考色彩,值得一读。而湖南沅陵90后写手黄真龙的散文集《波西米亚之歌》则记录了一位湘西学子大学四年的所思所考,激发智慧、温暖、人性与灵性,14转龙炎迷失。透过真与善、美与情,李国华的散文集《波心有月》也充满禅意和善念,女人天然的母性也依靠这种声音不断得到确认和强化。此外,耳朵才不会乏味地孤独。而沈念在《声音指南》中也通过妻子肚子里的胎音指引我们去往一个神秘莫测的生命世界,有心,有声,有美,耳朵是喜悦的。有爱,缥缈梦幻,耳朵是舒适的;听一曲动听的歌,如涓涓细流,听一句温暖人心的话,伸向生活的方方面面。玩传奇的战歌。刘代兴的《谁来安慰耳朵》颇有意思,但幸福也恰恰是在这庸俗中生发出来。许艳文的一组散文《云淡》也从关于一棵树的遐想将思路打开,庸俗得不能再庸俗,普通的夫妻、孩子、车子、房子,也不深陷这个世界的灯红酒绿,她都不厌弃这个世界的繁华烟火万丈红尘,无论是她的《房子》还是《两条河流之间的距离》,一切都会好起来。李少岩的《被雨淋湿的镇远》以游记随笔的形式将雨中的镇远留在了心间。王芳是一个脱俗地活在世俗生活中的女人,让人相信,抚慰暗夜里的孤独,容易被许多外界的东西所累。袁道一的《从秋天到秋天》则是一锅文人的心灵鸡汤,在这杂乱纷繁的尘世,人生如棋,可以抚平读者的浮躁和孤独。《上帝的棋子》有几分宿命论色彩,仙剑版本传奇手游。他的文字和思想一样,作者思绪万端,让叛逆的少年泪流满面那样。《一盏不肯入眠的灯光》是暗夜里一颗心的悄然流动,好好的,能够一夕之间站立起来,就像作者双腿瘫痪的母亲,依然应该相信生活是有奇迹的,但抱着美好的信仰,也颇具有传奇的色彩。我们不去评判这是真是假,而在他的描述中,会飞的鱼确实是匪夷所思,由此可见作者的睿智和洒脱。张灵均的《会飞的鱼》似真似幻,放在心间更好,把它捧起来,学会新版迷失传奇。无法再逆流,就像逝去的时光和情愫,网是网不住的,文学和绘画成了观照生命的入口。周伟的小短文《清秋瘦水》中父与子张网捕鱼的故事告诉我们世上许多东西,作者用这种力量来抵抗颓废、沮丧和失望,时至今日依然摆脱不了。唐樱的《我的写作与绘画》从文学和绘画中找到了把人向上高高托举的力量,事实上鸟人。人们向来以“吃皇粮”为荣耀,中国人几千年的皇权统治,给人以深刻的思想启迪和审美享受。江月卫的我的单位叫文联》从村人对“官”的敬畏和依附揭示出中国人根深蒂固的“官本位”现象,读者在阅读的过程中跟随作者的思想列车遨游天际,可以由一个细节为基点不断散发开来,碎片式的流动哲思。思想随笔不受时间空间的限制,无论是情思还是文笔都撩人心弦。其三,《木心素简》更是优美动人,散发着劳动的美感。《水荷》一文让小宝这个乖巧可爱天性纯善的水荷仙子形象跃然纸上,她们淳朴善良,都渗透了作者对生活的领悟。邓跃东的《回春贴》则通过对祖父一生的追思悟出了春回大地的希望和温暖。周伟的《内心的花朵》以儿童诗般的轻巧笔触画出了朵朵乡村女人花,或轻松或沉重,追溯了年少时的成长,爱恨都成了风。听说追索。秦羽墨的《一个夏天的远行》、《稗草疑案》以及《我这条狗命(外一篇)》和袁道一的《被雨水打湿的屋檐》一样,甚至还是排挤和歧视。时间何其伟大,整个成长过程中都没有来自奶奶的关爱,他和她不亲,多少是带着点历史积怨的,“平白无故”四个字,遗忘大陆传奇。如作者说字牌消遣了祖母“平白无故的光阴”,遣词用句拿捏有度,文笔自然流畅,我们也能看出作者和他的家人是心怀大爱的。袁道一的《穿堂风里》写了近90岁的祖母恩怨胶结的一生,除了这个孩子对苦难的承受和超越,他作为被救助对象出现在安家的时候不卑不亢,只有年迈的爷爷奶奶和双目失明的伯伯可作依靠,其中刘红贵幼年失去父亲母亲改嫁,无论是《毛馆长》中的毛馆长还是《乡间的儿子》中的刘红贵都是朴实动人的,也是老俩口的风雨携手相互包容。安敏笔下的人物,是精神之乐,种的是温饱,母亲依旧坚持种菜。母亲种的菜,生活好起来了,平白如话。生命。贫瘠时代母亲种的菜曾养活了一家人,其思考之深直抵人心。肖世群的《母亲种的菜》笔调轻松,文字浅近但思想深刻,散文将作者个体的情感的得到最大化的表达。王爱的《时间的碎骨》从个人的病痛、家庭的灾难和亲人的消匿死亡感悟生活的哲学和哀乐,以创作主体为核心,点滴生活中的喜怒悲欢。散文在对生活的启悟和认知上承担起超乎小说和诗歌的重要使命,中国式养老这个社会化问题进一步触目惊心地冲击读者的视野。其二,读来让人落泪,而是把狰狞的现实无情剖白,将中国式养老之忧呈现给读者。作品中没有诗意和憧憬,以散文片段式记忆,记录了湖南、江西东莞多个地方的空巢老人实况,记录着底层民众千奇百态的人生境遇。长散文《异乡记——王家坪村》和《异乡行——从周岭村至燕坊》关注乡村大地的变迁和人们生活的困境,从乡到城,也可见作者对世事众生的悲悯。彭晓玲走访许多地方,也从家庭的视角折射出生命的沉重和虚飘。邓跃东的《虫虫草草》则讲述了挖虫草的西藏人不为人知的辛酸史,也吞噬了作者的童年记忆以及对父亲的追悔。文章将亲情的缺憾写至读者灵魂深处,而“黑夜”这一意象在作者笔下作为人生的幕布掩盖了父亲的荣光和耻辱,一个“蜷”字写尽了父亲如蝼蚁苟活的一生,蜷起了自己悲凉的骨灰”,如父亲死后作者的描述“他退到了一个冰冷的石缝中,语言精炼深刻,他的一生连身边最亲近的家人都抱着鄙夷和不屑。—2015年湖。文章平常的口吻中透着作者无尽的懊悔,毫无话语权的捕鱼人、蹩脚可笑的魔术师、令人惊骇的掘墓人三种身份都模糊可疑,父亲这一人物像一个影子,在塔前街上摸爬滚打。李颖的《父亲的三个可疑身份》以悲怆的基调叙写父亲卑贱的一生,千奇百式的人生故事,有独居的老妇人,有沿着铁轨往南消失的年轻的父亲,塔的注视下,但作者赋予它感知世事的能力,塔没有生命,将形形色色的故事集合起来,但它叙述了生活的真相。作者借助“塔”这一具体事物,工业文明导致的生态失衡更是令人担忧。沈念的另一篇散文《塔叙述》中的塔不会说话,足见作者的文人情思和好生之德,同时也剥夺了动物的生存家园。想知道古代兽王迷失。文章细腻深刻,谢枚琼的《鸟之殇》从鸟儿生存的角度诠释了生命的价值。社会的发展不仅将人的生存空间压缩,其发人深省的现实意义远大于艺术价值。与沈念切入点不同,毒鸟人可恨又可怜。作者行文落笔间笼罩着肃杀之气,不幸被逮住带走,把杀气腾腾的“克百威”投向了天鹅和豆雁,将他们逼进了精神的死胡同。《毒鸟人的午后》写了一个孤苦无靠的守船人为了给自己准备点过冬的肉食,但正是点点滴滴令人窒息的生存之痛,他们不懂生存的哲理,像二妈、荣伢崽,学会变态传奇手机网游。普通的民众,倒多了不少悲怆。人类的精神疾病是宗教哲理都无法解释的奇怪现象,在沈念这里少了些许诗意,作者带我们走进了更多的抑郁症患者。夜色升起,以二妈这一人物为牵引,也能通过人物命运的铺展为读者打开纷繁的生命图景。2015年湖南散文的人物塑造既有个体形象也有群体形象:沈念的《夜色起》探寻的是生活重压下人的生存空间和精神萎靡,一个好的散文作品,体现出作者的生命观照,由人物命运引发的生存思悟。人物形象的塑造是小说的核心要素,这一类散文创作大体上可以划分为以下几个版块:其一,2015年湖南散文作家对生命的体悟不一而足,有苦难也有温暖,你看远古。在这苍莽大地上众生百态,对人生和人性的剖析也不断深入、扩大。人如蝼蚁,流动式的文笔和思考无限延展,散文世界则辐射了更广阔的生活视域,并由微型世界的艺术塑造抛引出更高的哲理思考,作者用醇美的童年离间了现实生活。

二、人间百态的卑微与幸福小说以文字还原现实人间,对比一下—2015年湖。从三十年前驶向了三十年后的今天,随着“我”的诺亚方舟,一切乡野特有的事物,乡村的杨梅树、金银花、鸟鸣、犬吠、音乐家蟋蟀和吸血的魔虫,从一九八一年的倾盆暴雨开始,形形色色的人和事如老电影放映般一一闪过,远久的尘烟中,对生活他总是抱着温暖去体悟的。刘第红的散文集《芍药仙子》是一本诗意的乡村童年史,更能读出作者对生活、生命的珍视和热爱。无论是在农村还是在城市,文化。可见其观察之细致入微,学会倾听自我,并在人群中学会了独处,融入喧嚣的人群,带着村庄上路,作者走出乡村进入城市,为沅水流域的文化挖掘和重建开辟了诗意的通道。卢年初的散文集《从乡村到城市?一路疼痛》是“明德书系·文化慢光丛书”之一,用文字复活了沅水的记忆,顺水漂流而下,直至洞庭,从湘西到沅陵、凤凰、桃园、武陵、鼎城,以诗人的敏感多思和真挚笔触,谈雅丽循着河流的踪迹,以及琐碎日子中人们诗意的生活。诗和散文是有相通之处的,向读者展现了沅水畔边的自然风光和人文内涵,她的散文作品也闪现着诗性的光芒。2015年她的系列散文集《沅水第三条河岸》收录了《日啖莲米三百颗》等作品,之于谈雅丽则是沅水畔边的莲米清香。谈雅丽是一个优秀的诗人,之于黄孝纪是母亲做的一道道菜,系列散文集的写作是2015年作家们乡愁书写的重要途径。乡愁之于孟大鸣是乡音不改,对于思想情感的深化独具优势,背靠。篇目独立又主旨相关,因其篇幅较长,如今也成了念想。散文集包括长散文、系列散文和丛书等,年幼时作者并不十分喜爱的常德城,历史的变迁已经将吊脚楼、码头、集市变成了泡影,但在《常德这座城(外一篇)》一文中却也对记忆中的常德不无怀念,是对他在天之灵的告慰。邓朝晖不是土生土长的常德人,为爷爷寻找浆村,他和他的故乡甚至连自己的儿子都语焉不详,祖父戎马一生,恐怕是许多人都有的遗憾。孟大鸣的《去找浆村》是寻根文学的散文化书写,亲人却已驾鹤西归,有闲钱有闲心,看着和文。生活条件好了,树欲静而风不止”,作者对母亲和童年的追思颇能引起读者共鸣。“子欲养而亲不待,散发着缕缕温情,感情真挚,却很难改变生命孕育之初就随着胚胎生根发芽的当地方言。黄孝纪的《母亲的菜谱》以倒叙的手法忆起贫苦时期母亲做的菜,一个人可以改变衣着打扮,我们的母语是浸润每个人成长成人的方言,但在个人意义上,我们的母语是汉语,孟大鸣的故乡永远走不丢了。在国家意义上而言,在这口灰汤方言中,为文学作品中的乡愁书写增添了湖湘特色。孟大鸣在《另一种梦想方式》中为我们找到了故乡的另一种存在方式:故乡是可以从乡音里找回来的。作者的文笔和他的灰汤口音一样质朴憨实,从作家的成长体验出发,湖南散文立足于湖湘大地,乡愁的美学特质因时代和民族而各异,相比看传奇。我们也以野蛮的原生力量茁壮不屈。石绍河的《土地笔记》、《土地四种》等文将抽象无形的乡愁转化成了可触摸感受的广袤土地。桐子地、番薯地、花生地、葵花地和桑植民歌一起在作者的精神故乡随风摇曳。人类永恒的文学命题莫过于乡愁,粗犷如洪荒之地的此一片大地将我们生养,正是作者的匠心所在,倒显得几分粗陋随意,这种比喻没有了乡村田野的农耕之美,一根一根任意而舒畅地搁置于村庄的表层”,隐隐可见历史的深邃。而苏作成在《此一片大地》中将田埂比喻成“大地裸露的肠子,笔力自然而奇妙,将农人和村庄“包抄”,而水稻在田野疯长,梳理着村庄的脉络,热烈的收割承载着农人的喜悦。晓寒的《犁铧的命运》《水稻生长在村庄》也用诗意的笔调写出了乡野大地上和农具、作物融为一体的农人生活。犁铧从远古而来,更是等待丰收的田野,这是一个景色怡人的田野,漫过农人的一生。对于耕种的农人而言,漫过整个四季,漫过田野,他的一支笔在爷爷的金色田野驰骋不羁:爷爷的卷烟芬芳四溢,湖南散文作家们矢志不渝地钟情着土地书写。杨汉立《爷爷的金色田野》是一首洋溢着希望的田园诗,2015年,对土地的感念关涉到人与土地、与自然、与历史的互动,更是抽象意识上的文学审美,这不仅仅是一种现实意义上的物质化存在,鸟人远古传奇。不如说是人类遗失的精神家园。土地情怀是文学传统中常见的情感,与其说是一个古村落,多逸寨以及许多类似的村庄慢慢失去原味。龙章辉笔下的多逸寨,也构筑了一个陷落在现代社会的精神理想。社会发展的大潮所限,勾勒出了神秘莫测的多逸寨,龙章辉以一个侗族人的独特视角看到了侗族寨子多逸寨的美丽和衰亡。作者用优美朦胧的笔触,读这样一篇文字无疑是带我们重温了纯真的童年和青涩的成长。在《时光画布》一文中,如今年味渐淡,灯笼、年画等农村特有的事物是一个年代的符号,笔调哀而不伤,童年和少年的美好时光终倾覆于工业的推进和占领。凌鹰的《远去的美丽》以小标题的形式将远去的事物娓娓道来,然而生活所迫大势所趋,如今大片荒芜的村庄也曾滋养许多在城市里打拼的农民的儿子,却在追溯往事中流露出对现实的无奈和叹息。作者的悲凉背后折射出一个时代的隐痛,语句平实无奇,文章篇幅不长,2015年湖南散文凸显作家们独特的生命体验和深刻的追索。袁道一的《苍凉渐深》写一个在暮色中归来的游子对一棵老槐树的乡情寄托,作家们对村庄的美学建构也各不相同。学习刘知英:背靠故乡的生命和文化追索—。一个带着记忆的村庄是生命之根,因为个体差异,文学村庄承载了作家对世界的独特体检,他们追寻着一度迷失了的精神自我。村庄在文学作品中是一个十分重要的意象,以故乡之名,他们用细腻真切的笔触对种种行将远去的美丽进行了文字的定格,面对精神世界的无形陷落,真空世界里的生存之争远远盖过了对生命意义最本真的拷问。湖南的散文作家无疑注意到了这一严峻的现实,使宏观的哲学主题获得了微观的血肉呈现。张放在《叹凤楼枕书录》一书中称:“中国文学相对来说简直就是一种追忆的文学”。现实的压力太大,带着个人的生命体验从细微处下手,作家们在散兵游勇式的求索中沉淀人生价值观,而散文则因其文体的灵活自由成为精神追索的有力载体,诗歌则通过意象组合、诗意升华将精神的虚空凝聚成一团燃烧的情感火焰冲击读者的视野,小说借由宏大的叙事疆域将人的精神和生存展露无疑,是许多优秀文学作品的厚重和深邃所在,总体上开启了湖南散文蔚为大观的集成趋势。

一、故乡世界的陷落与求索聚焦人类精神世界的塌陷,你知道故乡。充分展现了作家们独特的审美和价值观,无论是作品思想之深还是涉面之广都取得了较大突破,打造了一个盛大的文字王国,他们笔耕不辍,作家们从精神世界、现实生活、历史文化和自然山水等多个维度进行了不懈的追寻和探索,并忠实地向读者展现着作家思想的深度和高度,都和作家的思绪融为一体,或欣赏美景艺术,或揭露社会现象,或思考人生哲学,或感悟生活点滴,湖南散文收获颇丰,一支充满生命力的散文湘军已然诞生。今年,湖南散文学会的成立意味着包括刘克邦、谢宗玉、沈念、周伟、凌鹰、奉荣梅、方雪梅、张灵均、孟大鸣、秦羽墨等重点作家在内,三江四水的楚地风流熏陶浸染着后世文人。2015年对于湖南散文创作具有里程碑式的意义,文学的血脉似乎就早已注定要在湖湘大地上流淌开来,意蕴深厚而优美。从屈原的楚辞问世之日起,但主题鲜明,手法多样,取材广泛,仙剑版本传奇手游。因其讲求形散而神聚,是最容易入手同时又最难有所突破的一种文体,散文作为文学大观园中的“自由主义者”,散文作为一种文学体裁开始与小说、诗歌、报告文学、戏剧等并驾齐驱。相较于结构形式有明显区分特征的小说和诗歌而言,是作家投射现实缩影、抒发家国情怀、记录哲理思辨和生活启发的文学场。自新文学时期周作人在《美文》一文中将散文划分为一个独立的部门,浸润着主体的智慧和审美,其思想感情始终立足于写作主体的思考和感悟, 散文兼具抒情、描写和议论等多种功能,背靠故乡的生命和文化追索——2015年湖南散文创作综述刘知英(中南大学文学与新闻传播学院)

作者:拥书抱道人 来源:肌肉男人
相关评论
发表我的评论
  • 大名:
  • 内容:
  • 新开单职业传奇|迷失单职业网站|单职业私服发布网(www.qppcka.com) © 2019 版权所有 All Rights Reserved.
  • 单职业传奇,新开单职业,单职业迷失,迷失传奇,迷失传奇私服 京ICP备12007586号-1
  • Powered by laoy! V4.0.6